故事:古代志怪故事:张氏怪,妖人

张氏怪


我家乡有个秀才张某,喜欢谈论鬼怪学说,也经常读志怪小说。某天,他听到房梁上有人喊他相公。起初只闻其声,后来妖物现形,有时候是个高大的男子,有时候是十一二岁的小童,还有时候是丫环的形象,全家人都能看到。有一天,张某起早读书,妖怪也变成他的样子来抢着读。不但样子完全相同,连衣服上的破洞都完全一样。


争夺了一会儿,妖怪回到房梁上。张某抬头看到了妖物的巢穴,桌椅板凳床榻等器物一一俱全,都一寸多高,妖物也变得小小的,坐在那诵读,听他读的是金正希(明末佛教居士)的著作。恰巧这时有客人来。张某正愁着没东西招待。妖怪说:“我给相公安排!”就有一壶酒,四五个菜落到桌子上,张某和客人高兴的喝酒聊天。张某家很穷,偶尔没钱买米,妖怪就把几百文钱扔到桌子上。偶尔也谈论人的祸福,都奇准。


有一次,张某家又来了客人,歇息片刻后,客人问:“你家的‘索隐行’还在吗?”妖怪抢着回答到:“‘子不语’还在这里!”


(索隐行和子不语都指代怪物,“子不语怪力乱神”是《论语》里的一句话,意思是说,孔子不谈论神仙鬼怪,虚妄无法解释的事,后来的人就用子不语借代妖怪鬼物。这说明张某家的妖怪饱读诗书,读过《论语》。)


这样过了一年多,张真人路过这里,县令告诉了张真人这件事。真人派法官到了张某家,法官来了,妖怪就销声匿迹,法师走了就再出现。张某恳请县令再次求张真人。真人说:“从外边来的妖物容易驱除,从自心发出的不好办。但是我可以移送公文给城隍,妖怪会自己离开。”到了傍晚,妖怪对张某说:“我要走了,给我三天时间。”然后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,衣服鞋子,家具,连餐具、油盐酱醋都带着离开。


几天后,妖怪又回来了,它说:“江北正在打仗,我回来准备一下。再次惊动相公真是不好意思。”然后就开始召集几百个小人儿,有工匠有士兵,天天制作刀枪剑戟,然后顶盔掼甲在院子里操练。张某的院子不太大,但足够这些小人操练。列队布阵,跑来跑去、花样百出,然后一拥而出再也没回来。


【原文】吾邑有诸生张熙伯,喜谈术数,多读志怪之书。忽闻梁间有呼相公者,始闻其声,继见其形,形无常,或作伟丈夫,或作十一二岁童子,或作女鬟,举家见之。一日,熙伯子晨起读书,怪挟书亦争诵,貌如一,熙伯莫能辨。子衣肩有绽处,验之亦同。


  无何,怪笑檐隙间,熙伯子仰窥其巢,几榻悉具,怪仅长寸许,踞几朗诵,乃金正希稿也。适客至,熙伯方咨嗟无以为馔,怪云:“吾当为相公致之。”旋有酒一壶、佳肴四五品堕于桌上,宾主啖之极欢。熙伯故贫士,无钱籴米,忽有钱数百置案头。怪亦谈人祸福,无不中者。


  有客来熙伯家,作歇,后语云:“君家索隐行尚在耶?”怪应声云:“子不语固在也。”如是者年余。适张真人过邑境,邑令吴澹元为言于真人。真人遣法官至,怪寂然,法官出,旋又至。熙伯浼令公再恳真人,曰:“怪自外来者易去,自心发者难除,然吾终当有以治之。可移檄城隍,怪当自去。”暮,怪言于熙伯曰:“吾即去,但须迟我三日。”即收拾筐箱器皿衣履什物,至于醢盐餐具,莫不捆载而去。


  越数日,复还,曰:“大江以北,烽烟甚炽,吾未有备,将鸠工而饬材焉。惟重惊动相公起居,有足愧耳。”即召函人、矢人,造作干戈器械,锻炼刮磨,铮铮有声,数日而毕。乃集数百人,甲冑而驰,耀武庭中。庭不甚广,而纵横驰骤,五花八门,宛如教场演习兵弁也,一呼拥而去。此明季事。《履园丛话》





妖人


吴门封某,是个儒雅谦和的人,他用钱捐了一个官职,住在城东的角落里。他家的井里总往外冒黑气。找来巫师,巫师说:“这是前世冤孽,得找道士投书到阴间。”照巫师的话做了后,黑气消失了。三年后,再次冒黑气,而且更严重,黑气凝结不散,围着屋子盘旋。巫师说还需要写状纸到阴间投诉。黑气再次消失。又过了三年,黑气又出现。这次,巫师点名说,必须找某道士来才行。


巫师说的某道士,擅长画符驱邪。重金请来后,道士说:“做法事需要一百两银子,三天邪祟就可驱除,现在先付一半。”给了五十两后,第一天晚上道士就带着灯笼开始作法,只见有些黑影围绕着灯笼。第二晚,黑影进入灯笼里。道士说:“明天一早就要把剩下的钱付清。”封某不同意,说再付道士二十两,剩下的钱等驱除妖物后再付。


道士大怒,打碎了灯笼离去。只见黑影在屋里飘荡,发出啾啾的鬼声。家里的生病的人马上去世了。有人说这一切都是道士捣的鬼。听说这个道士住宿的时候,必须自己一个房间,有人偷看到两个女子陪宿,猜想他应该是个妖人,能捉来活人的魂魄。


【原文】吴门有素封某,以赀为郎,人亦恂恂儒雅,居城东隅。于井中见黑气,召巫视之,曰:“此孽也,须令道士牒往都。”如其言,而黑气灭。后三年,气又从井中出,缭绕屋宇。巫曰:“孽已深,须再牒。”又从之而灭。复三年,气再见,巫曰:“孽不可逭矣,须以某道士来收治之。”


  某道士者,善符水,精勅勒术,重币延请始至,云:“法事须百金,三日可灭,但需先付其半。”从之。第一夕,道士诵持灯,黑影绕灯旁。第二夕,黑影入灯内。道士云:“明日须付清百金,妖始灭。”不从,仅付二十金,曰:“且俟妖灭始清付。”


  道士怒,碎灯而去。但见黑影满帐,鬼声啾啾,而病者卒矣。或曰道士善隐形术,能召鬼妖,皆由道士所遣也。闻此道士每夜宿,必独居一室,有凿壁窥之者,见有两女子侍寝,想能摄生魂与之狎,真妖人也。《履园丛话》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文章评论